高中同學突然離世 她挺身照顧其父母30多年

紅星新聞 2021-01-18 07:05

“因為有我,他們才能堅持活到今天,我怎忍心丟下他們不管?我不管他們,我對不起死去的同學,更對不起我的良心。

這是一段跨越兩個世紀的温暖故事。

在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,有一對命運多舛的老兩口。三十多年前,他們的女兒不幸離世,這讓二人幾近崩潰,一度失去活下去的動力。但是,他們有一個孝順“女兒”,名叫做羅朝會。

羅朝會是老兩口女兒唐曉玲的高中同學,自同學去世那天起,她就暗自決定:替故去的同學盡孝,照顧同學父母一輩子。羅朝會稱同學的父母為“伯伯、嬢嬢”,兩位老人一直親切地叫她“女兒”。

三十多年來,羅朝會對兩位老人像對待自己的父母一樣。當兩位老人滿頭銀髮、疾病纏身時,羅朝會為他們四處求醫問藥,端屎端尿……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着什麼是“一諾千金”。

去年,“嬢嬢”去世,羅朝會送她走完最後一程。現在,“伯伯”已83歲高齡,羅朝會悉心照料。1月13日,52歲的羅朝會對紅星新聞記者説,“他們不是別人,是我同學的爸爸媽媽,也是我的爸爸媽媽,照顧他們是我作為‘女兒’的責任。”

↑同學唐曉玲去世後,羅朝會(第二排左一)看望其父母時的照片

① 救人

同學母親因女兒去世卧軌自殺

她不顧飛石救下

“伯伯,最近幾天氣温降了,你要注意身體喲,我給你買一件厚衣服吧。”前幾天,羅朝會給“伯伯”唐建榮打電話問候,囑咐他一定要注意身體。

這一聲“伯伯”,羅朝會一叫就是三十多年。

在電話那頭,83歲的唐建榮對羅朝會説,“女兒啊!你每年都給我買那麼多衣服,我還有衣服穿,啥子都不要買了。”

説起“女兒”羅朝會,唐建榮讚歎有加,“我這個女兒對我好啊,要是沒有她照顧,我可能都活不到這麼久。”

時間回到三十幾年前,羅朝會與唐建榮的女兒唐曉玲就讀於米易縣高級中學,是同班同學。“用現在的話説,我和她就是閨蜜。”羅朝會告訴紅星新聞,在學校裏,她們同進同出,形影不離,無論在學習還是生活上都互幫互助。

不幸發生在1986年9月2日中午,放學回家的唐曉玲在給鐵路上工作的母親羅耀蓉送飯途中,不幸被火車貨廂上卸下的枕木砸中後腦,當場遇難。“正在上班的唐伯伯在得知這一噩耗後當即暈倒,被送往醫院進行搶救,唐媽媽像瘋了樣號啕大哭……”

↑高中時,羅朝會(第二排左一)和同學唐曉玲(第二排左二)

事後,羅朝會組織班裏的同學進行捐款,並代表全班同學親自看望唐曉玲的父母。在交談中,羅朝會得知唐曉玲並非兩人的親生女兒,是收養的女兒,但他們視如己出。女兒的突然離世,讓唐建榮夫婦悲痛欲絕。

唐曉玲下葬的那天,唐媽媽承受不了愛女突然離世的現實,跑去卧軌自殺,誰上去勸阻她就用石頭打誰。不遠處已傳來火車鳴笛聲,大家都不知所措。就在此時,羅朝會不顧唐媽媽扔來的石頭,忍着疼痛迅速跑上去,一把抱住她。

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,唐媽媽被強制帶離軌道,火車從眼前疾馳而過,大家心裏都捏了把汗。羅朝會更是滿頭大汗,氣喘吁吁,她的手不知碰到哪裏了,一直流血。

然而,她完全忘了疼痛,只是在唸叨着“還好沒事,還好沒事……”

② 諾言

踐行承諾照顧同學父母

30多年來如一日

那一段時間,羅朝會幾乎每天放學後都會去看望唐曉玲的父母,幫他們做家務,陪他們散步聊天,逗他們開心。

漸漸地,唐媽媽從痛失愛女的陰影中走了出來,還常常開玩笑説:“朝會兒,你真是個好閨女,曉玲走了,要是你能當我女兒該多好啊!”

羅朝會會心地一笑説:“好啊,我早已把你倆當成自己的親伯伯、嬢嬢了,只要能讓你們健康快樂,我永遠都是你們的女兒!”説完,羅朝會便叫上了伯伯、嬢嬢,幸福的淚花在唐建榮夫婦眼裏打轉。

這一聲“伯伯、嬢嬢”並不是一句隨口話。“我覺得這是一種責任,也是一個承諾,我那時就決定要替曉玲盡孝,照顧伯伯、嬢嬢一輩子。”羅朝會説。

羅朝會告訴紅星新聞,1987年,她參加工作,被招聘進入米易縣得石鎮財政所,“只要有時間,我都會去看望伯伯、嬢嬢,我早已視他們為父母了,他們也經常到我得石鎮的家裏來常住。我們就像家人一樣,甚至比親人還親,我的兒子都叫他們爺爺奶奶。”

↑羅朝會(左一)和兩位老人早年合影,照片中的小孩是羅朝會的兒子

唐建榮表示,當他和老伴心情不好時,“女兒”羅朝會給他們講笑話、做家務,讓他們開心;只要他們病了,羅朝會跑前跑後,問診拿藥;逢年過節,都會幫他們買衣服,送愛吃的東西……

“只要一見到她,我們都很高興。”唐建榮説,每次“女兒”羅朝會離開時,他和老伴總會依依不捨。

時光飛逝,唐建榮夫婦從滿頭青絲變成銀髮,也見證着“女兒”羅朝會長大。這期間,羅朝會經歷了戀愛結婚,生兒育女,下崗失業,自己的雙親和骨肉兄弟先後離世的痛苦。在“女兒”心情低落時,唐建榮夫婦也會安慰她。

“我屬於聘用人員,以前工資本來比較低,家庭經濟條件並不好。”羅朝會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她還記得1989年,為了修建自家的房屋,欠下了1萬多元債務,之後還了好幾年,“為了節省開支,自己很少添置新衣服,就是穿了10多年的衣服都捨不得丟掉。”

三十多年來,每逢過年過節或兩位老人生日,羅朝會都會堅持給老人添置新衣物或生活用品。

③ 堅持

不明情況的人質疑有所圖

她説:不管他們,對不起我的良心

曾經,生活、經濟等各方面的壓力,壓得羅朝會喘不過氣來,親朋好友總是不理解她為何如此孝敬兩位老人,有的還認為她可能是圖房產、家產。其實,明白情況的人都知道,唐建榮夫婦二人並沒有房子,更沒有所謂的家產,房子是租在米易縣火車站旁40平方米的舊房子。

面對質疑,羅朝會從未有過放棄照顧二老的念頭,她説,“誰不會老?誰不想有一兒一女享天倫之樂?可是兩位老人很不幸,他們失去了女兒,因為有我,他們才能堅持活到今天,我怎忍心丟下他們不管?我不管他們,我對不起死去的同學,更對不起我的良心。

2015年,唐媽媽不幸得了腦梗塞,導致偏癱,不能行走,生活不能自理,羅朝會更是經常去看望她。

一見到羅朝會,唐媽媽就説:“閨女,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,你就不用天天往這裏跑了啊。這輩子我欠你太多了,只能來生再報答你了。”

聽到這些話,羅朝會強忍着淚水説:“嬢嬢,看你説什麼啊,哪有你説的那麼嚴重,比你嚴重多的人都能治好……現在醫療條件好,只要你心情好,堅持多鍛鍊,很快就會好的。”

那段時間,羅朝會只要有空就會上醫院去護理照顧老人,給她端屎端尿、洗澡換衣,攙扶老人到外面散步鍛鍊,給老人講一些生活中的開心事情。

↑羅朝會和兩位老人在一起

老人出院後,羅朝會為了給老人治病,四處求醫問藥,只要聽到哪裏有專治癱瘓病人的醫生或者藥物,她從不怕路途遠近,總是想方設法試一試。

這些年,兩位老人深感愧疚,曾想拒絕羅朝會的幫助。有一次,唐媽媽生病住院,不想給她造成負擔,住院兩三天才告訴“女兒”羅朝會。

得知消息後,羅朝會趕緊到醫院後,説是老人的女兒。當時醫護人員還責怪她,説父母都病得這麼嚴重了,當女兒的怎麼都不知道。

這一次,羅朝會有些“生氣”。不過,她還是笑呵呵地對兩位老人説,“伯伯嬢嬢,你們就不要再有什麼思想負擔了。從曉玲走的那一天起,你們已經是我的親人了,女兒照顧爸爸媽媽天經地義啊!”

後來,醫護人員才知道背後真相,都羨慕老奶奶,笑着對老人説,“您太有福氣了,非親生女兒都會給您端屎端尿,我們有些親生的還嫌棄呢。”

聽到這,老人總是笑得合不攏嘴。經過一年多的康復治療,唐媽媽終於可以杵着枴杖走路了。

 ④ 結局

去年同學母親離世

她數次叫伯伯到家裏住被婉謝

在得石鎮街區,很多鄰居都知道羅朝會照顧着兩位老人,但是並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,“每次散步遇到,兩位老人都會向大家介紹‘這是我女兒’,我們都以為他們就是一家人。”有鄰居説。

這些年,羅朝會也極少向單位同事提起她與兩位老人的關係。紅星新聞記者在走訪中,得石鎮政府的兩名工作人員表示,他們並不知道羅朝會照顧同學父母這一件事,其中一人表示,“我記得她好像提過一次,兩位老人是她的‘乾爹乾媽’。”

2017年,唐媽媽的病再次復發,雖已經醫院救治,但行走十分困難,生活更加不能自理。而唐伯伯年紀也大,患有嚴重的肺心病、高血壓等慢性病。羅朝會雖然經常去看望二老,幫助她們整理家務,洗衣做飯,但是得石鎮與米易縣城相隔60多公里,時間有限。於是,羅朝會便叫二老跟着她到得石鎮去住,便於照顧,可是多次的提議都被唐伯伯拒絕了。

唐伯伯總説:“你上班忙,等你退休了再説。”

↑羅朝會接受記者採訪

2018年,羅朝會從得石鎮得石社區工作崗位退休。

退休後,羅朝會的時間多了,經常去米易縣城看望兩位老人,也會接他們到得石鎮的家中居住。

每年二月初十,是唐伯伯的生日,羅朝會每年都會為他辦上一桌豐盛的生日壽宴,添置一些春季的衣物。

2020年2月,唐媽媽再次生病住院,羅朝會在醫院護理了20多天。然而,唐媽媽剛一出院,唐伯伯又住院,羅朝會在醫院前後忙了一個多月。

2020年清明節,唐媽媽去世,被老家侄兒接回內江隆昌老家安葬。

自唐媽媽離世後,唐爸爸回到樂山五通橋區的老家居住。“我經常給唐伯伯打電話,叫他回米易來跟着我們一起住,但他説在老家很好。”其實,羅朝會心裏明白,唐伯伯是不想給她添麻煩。

這些年,家人都支持羅朝會。“之前兒子還提議,開車去樂山把唐伯伯接回來一起生活,但老人不太願意回來。”即使唐伯伯遠在樂山,羅朝會每隔幾天也會打電話問候。

“對於唐伯伯來説,回到米易縣生活,他也會睹物思人,所以尊重唐伯伯在老家生活的意願。”羅朝會告訴紅星新聞,她打算近期去趟樂山,看看唐伯伯。

紅星新聞記者 江龍 攝影報道

原標題:一聲“女兒”背後的情義:高中同學突然離世,她挺身照顧其父母30多年

編輯:段琪琳